莫虚有

想写文的画手(暴风式哭泣)
发粮的太太都是神
番看得不多(来和我聊呀)
比较喜欢看番比如全职猎人啥的
本命张起灵啦
今天的夏目小天使依然暖人心
富奸狗贼也在虐奇犽和小杰(很气)
改天把看过的番都列出来找同好w
码文的话大概是一两个星期一次的样子(真的懒啦)
画画就百年一次了_(:3」∠❀)_

广东发布高温预警啊_(:3」∠❀)_
丢只卡米尔(突然出现)

小剧场

文里有个小细节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就是安迷修把两个人喝的柠檬水放到了一个袋子里。
后面再喝的时候安哥拿错了,喝了雷总那瓶,因为之前两个人都没喝多少,差不多,但眼尖的雷•你爸爸•狮还是看出了细微的差别,然后他选择了看着安哥毫不知情的喝自己的那瓶。
不要问为什么不阻拦
因为爱
(不打tag了)

【安雷】高考作文flag[1]

安迷修的场合
*雷狮为外国青年
* 关键词:大熊猫
*交换生设定

  最近安迷修所在的学校来了个国外的交换生,为了建设两国友好的交往,引领交换生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了学生会长安迷修的身上。
  “好好干”学校领导意味深长的说。
  于是安迷修就成了学生里第一个见到交换生的。
  在此之前学校里便疯狂传起关于交换生的传闻,什么“     国家领导的儿子”啊,“为人嚣张跋扈”啊之类的。
  安迷修对于流言不以为意,把任务完成好就行了。
  见到本人后安迷修还是稍稍吃了一惊。
  对方看起来185cm左右,一身休闲服,手随意的插在裤兜,头巾随着嘴里哼歌的节奏微微的摆动着。
  很好看,会成为校草。
  安迷修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两人是在校外见面的,貌似是因为当事人觉得没必要浪费时间去学校做个自我介绍。校方的理由是希望早点带交换生去了解风土人情。
  “你好,在下是凹凸高中的学生会长安迷修”安迷修伸出了手,对方也象征性的和安迷修握了握手,“雷狮”。
  “雷狮同学是吗,根据安排接下来几天就由在下来引领你,还请多多关照。”
  “嗯,你随意,不用太刻板。”雷狮对于交换生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兴趣,对“了解风土人情”更是因为给他爹一个面子才来的。
  “好的,那么今天的行程是……”安迷修看了看笔记,“参观熊猫园。”
  然后安迷修就带着雷狮坐公交。安迷修自掏公交卡刷了两个人的车费。
  “熊猫园离这附近不远,坐公交就能直达,七八分钟就到。”安迷修说,雷狮没什么反应,应了一声就拿出了兜里的手机,看起来是在给什么人发信息。
  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两人就直接挨着坐下了。
  安迷修规规矩矩的坐着,目视前方,公交车里就这么几个人,一个小声打着电话,其他的不是在玩手机就是看着车窗发呆。
  公交车一路平稳,“下一站,熊猫园,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下车,在车停稳前请不要站在车门的黄色区域。”
  “雷狮同学,我们要下车了。”安迷修提醒道。
  “嗯”雷狮跟着安迷修站到车门旁继续摁着手机。
  安迷修一手扶住把手等待车停稳,雷狮则是背靠扶手,两只手飞快的在手机上舞动。
  “这一站是,熊猫园。请乘客带好随身物品。”“戛——”的一声,一个刹车让雷狮猝不及防的撞向安迷修,早有预备的安迷修用空出的手揽住雷狮,防止他再往前摔去。
  “小心,以后要扶好把手,注意安全。”安迷修等雷狮站直后说,“我们下车吧。”雷狮这次倒是把手机放回兜里,跟着安迷修下车。
  门票学校早已备好,因为是工作日的原因,来熊猫园的人少之又少,相比节假日的火爆更显安静。
  “我国的国宝便是熊猫。熊猫天性……”进到园内后安迷修就开始官方式的介绍,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来游览,园里的熊猫都没有什么精神,啃竹子的啃竹子,睡觉的睡觉,雷狮无聊的看着这种被称为“萌物”的家伙们。
   “雷狮同学?”安迷修叫道,“嗯?”雷狮下意识的回应。         “雷狮同学,你是不是觉得讲解有些枯燥?游客不多所以熊猫们都没什么动力,在下常被说古板固执,如果雷狮同学你不想听的话我们就在这里逛逛吧?”安迷修说着,“它们还是很可爱的。”安迷修露出一个笑容。
  “不,没关系,按流程来就行,”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笑容说,“不用这么拘谨,叫我雷狮就好。”
  安迷修见状,便继续讲解,两人肩并肩走在熊猫园里。
  说实话这个熊猫园还是很大的,于是安迷修决定在休息厅停下来休息一会。
  “雷狮同学,啊不好意思,雷狮,你先在这休息一会,我去买点水。”安迷修待雷狮坐下后便到休息厅的贩卖处买水。贩卖处就在休息厅里面,雷狮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在贩卖处买水的安迷修的一举一动。
  安迷修在冰柜中摸索了一会,拿出了两瓶水,面带笑容不知道在和贩卖处的老板娘聊些什么,很快,安迷修便从贩卖处走向雷狮。
  安迷修递过一瓶水给雷狮,“刚才不小心忘了问你爱喝什么,所以就按自己的口味来了”雷狮借过水才发现是柠檬水,“没关系。”刚从冰柜中拿出的柠檬水有些冻手,液化的水珠顺着瓶身流下。
  安迷修把柠檬水递给雷狮后便开了自己的喝了几口,发现雷狮没动作,只是用左手拿着柠檬水看着水珠发呆,以为他拧不开瓶盖,便伸出右手拧开瓶盖,雷狮见状抬头看他,安迷修笑了笑,“喝吧,休息一下我们就继续。”雷狮没说什么,喝了两口,酸甜的柠檬水顺着喉咙滑下,喉结上下颤动着。
  “呼,”雷狮呼出一口凉气,“还不错。”边说着边拿安迷修手里的瓶盖然后盖好。
  安迷修面带笑容,大概是为被赞扬而感到高兴。
  “柠檬水在下来拿吧,在下刚才拿了塑料袋。”说着安迷修就把两人的水放进袋子里。
  “那接下来我们继续吧。”安迷修提着塑料袋,雷狮站起身,两人走出了休息厅。
  接下来介绍的东西其实不多,主要是在逛熊猫园,一来二去,就到了下午五点半。
  注意到时间的安迷修对打着哈欠的雷狮说,“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雷狮边打哈欠边应:“哈~唔”两人站在熊猫园的外面,下班和放学的高峰时期,街上人来人往,天边开始泛红。
  “校方专门准备了酒店,行李应该已经在酒店里了,”安迷修拦下一辆taxi,打开了车门,“上车吧,我们先回酒店。”
  雷狮猫着腰钻进车里,安迷修也跟着坐进去。和司机报了酒店名后司机便麻利的开车。
  “你们俩是学生吧”司机搭话,“是的”安迷修回答,“看起来你俩是高中生啊,压力不要太大了”司机说着打着方向盘拐弯,安迷修礼貌的接受好意。雷狮不知什么时候又拿出了手机,“和朋友聊天?”安迷修问,“嗯。”雷狮紫色的眼眸看着手机屏幕,“车上还是不要看手机的好,伤眼睛。”安迷修提醒。雷狮听到,也没说什么,发了两句话给对方便把手机放到裤兜里。
  到酒店的时候将近六点,安迷修就在前台查询房间号码。前台的小姐露出职业的微笑,“安迷修先生和雷狮先生是吗,”小姐在电脑里输入。“两位订的是双人套间大床是吗?”小姐问道。安迷修感到有些奇怪,“如果没错的话我们预订的应该是两个单人套间。”再查了三遍后,小姐露出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客人,我马上向主管部门报告这件事。”
  酒店的处理速度很快,经理来到两人的面前道歉说,“非常抱歉,亲爱的客人。经查询是电脑登记时产生了错误,才造成两位的订房变换。”
  “没关系,请问可以换回去吗?”安迷修问。
  经理面露难色,“很抱歉,因为即将要到旅游旺季,所以所有的客房都被订满了。”
  安迷修看向雷狮,意思是要雷狮决定。雷狮耸耸肩,“ 我没关系。”
  安迷修点点头,对经理说,“那我们就不用换了,就按照现在这样吧。”
  经理弯腰鞠躬,“非常感谢您的理解!”
  这么一折腾天色便黑了,安迷修和雷狮在酒店里的餐厅简单的解决了晚饭便直接回到房间。
  用房卡打开门后,房间的灯便自动开了,两人的行李靠在床边。
  床,只有一张。
  “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在下睡沙发就好。”安迷修出声道。
  雷狮直接坐到床边,拉过行李,“两个大男人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双人床够大,一起睡呗。”
  安迷修看他是真的不介意,也打开行李拿出换洗衣物。
  “我先去洗澡了啊。”雷狮解下头巾脱下手套随意的放在床上便走进浴室。不一会浴室里便传出唰拉拉的水声。
  安迷修拿出笔记本开始检查后面几天的行程,并对时间做了些修改,等他弄完,雷狮也洗好了澡。
  “咔”的开门声,“安迷修,你可以去洗了。”雷狮说道。   安迷修闻声看去,刚洗完澡的雷狮只在下半身歪斜的围了个浴巾,头上拿着一条白色毛巾正在擦头发,头发上的水滴落在地摊上,形成了点点的阴影。
  “好的。”安迷修收好笔记本,拿着一套衣服走进浴室。
雷狮随便擦了两下头发便把毛巾搭在床边的靠背椅上。刚才放在床上的头巾和手套失去了踪迹,正奇怪着,雷狮一抬头,便看见自己的头巾和一条领带已经被安迷修用一个衣架挂起,头巾是自己的,领带自然就是安迷修的了。而手套——两人的手套被整齐的放在床头柜上。
  雷狮躺在床上半躺着打游戏,屏幕上的战斗场景十分华丽,倒映在雷狮的眼睛里。
   “头发还是吹干的好,不然会头疼。”大概是打了几盘后,穿着睡衣的安迷修从浴室里出来了。
   “嗯。”雷狮应道,手上依旧打着游戏,姿势变成了盘着腿坐在床上。
   安迷修蹲下打开了床头柜的柜子,“啊,果然在这里。”说着拿出了柜子里的吹风筒。安迷修把插头插上,按下开关在手上吹了一下,“吹风筒在这里。”雷狮似乎正打在关键的地方,安迷修见状,稍微思考了一下,也坐上了床,盘腿坐在雷狮身后。
  “嗡——”吹风筒吹出去温热的风,安迷修把手抚上雷狮的头发开始了轻柔的动作,房间里只剩下吹风筒的声音和手机游戏里的打斗声。
  雷狮从屏幕上的反光多少看见了安迷修的脸,很认真的表情,让雷狮有些想笑,然后身子就因为忍笑抖了起来。
  安迷修是察觉到了的,“怎么了,是不是在下扯到你的头发了?”说着,安迷修的动作越发的温柔起来。
  “不没事,”雷狮回应,现在有点痒。两个人都开腔了,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安迷修,”雷狮叫道。
    “是。”安迷修捻了捻雷狮的头发,看看还有哪里没干。
    “在下这个自称,是你的什么趣味吗”雷狮想了想问道。
    “不,那只是在下的习惯。”安迷修老实回答。
    “这样啊,那以后在我面前就不必这样了。”雷狮放出大招,游戏里传出“You Win !”的音效。
     刚好安迷修也帮雷狮吹干了头发,便收起吹风筒放回柜子里。雷狮挠了挠头发,甩了甩头,原本被安迷修夹在耳朵的头发又贴回了两颊,这一举动在安迷修眼里看来颇像一只抖毛的猫。
    然后安迷修没忍住,把一个东西戴在了雷狮的同上。
    “嗯?!”突如其来的让雷狮有些不知所措,关掉手机屏幕看了看,原来是一对熊猫耳,发箍的颜色和雷狮的发色融为一体,好像那对耳朵就是从雷狮的头上长出来的一样。
   “去买水时贩卖处的老板娘送的,”安迷修解释道,“很适合你。”
   雷狮听他这么一说,眼尖的发现安迷修背着的手上还有一个,一下子拿了过来,戴在安迷修的头上。
   安迷修显然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等反应过来雷狮已经拍了好几张。
    “这下咱俩扯平,而且也挺适合你的。”雷狮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毫不害羞的给自己也拍了一张。
    “其实在下……”安迷修停了停,“我更喜欢马”,还没等雷狮有反应,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安迷修走到门口开门,是酒店的服务员,手里还端着两杯热牛奶。“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两杯热牛奶,祝您有个好梦!”
    安迷修接过手,“谢谢,麻烦你了。”服务员致以一个礼貌的微笑,一抬头,捂着嘴笑,然后半鞠躬,“祝您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说完便离开了。
    安迷修关上房门,才想起来自己头上还戴着那对熊猫耳,难怪服务员会笑。
    安迷修走回床边,“一人一杯,”雷狮说,然后自己拿了一杯开始喝,安迷修则看着雷狮豪饮,自己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按照雷狮那样的喝法,一下子就喝完了,嘴边半圈的牛奶渍,嘴里呼出甜甜的味道,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果然是猫吧。安迷修想着,也喝完了牛奶。
  “安迷修,”雷狮叫他,“嗯?什么?”安迷修把杯子放在旁边的桌上。雷狮指了指嘴角,“有牛奶渍。”说着便抽出床头柜上的纸巾递给安迷修,见安迷修没反应就直接帮他擦掉然后把纸巾叠了叠扔进垃圾桶。
   安迷修也指了指自己的嘴,“你的嘴上也有。”雷狮听他这么一说,干脆的伸出舌头舔掉了。
   像小孩子一样。安迷修笑出了声。
   “怎么?”雷狮边问边伸了个懒腰,“唔……”
   “不,没事。”安迷修正了正色回答道。
   看雷狮的样子是想要休息了,安迷修也就没有提要不要出去走走逛夜市。
    两人洗漱完后躺到了床上,安迷修关掉了床头灯。
    “晚安”
    “晚安”
    房间里只剩浅浅的呼吸声。
                                                ———tbc
——————————————————————————
其实我是打算一篇写完来着,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长篇了,高考作文的flag,是广东的高考卷。
发现自己把雷狮写得太安静了(你这样我要闹了),我比较慢热啦,剧情写得不是很快的那种,而且文中很多bug,但谢谢大家观看w
  
  
   
   

为了方便找同好所以把看的番列出来

不分先后顺序
#日漫#
[已看完]
《弹丸论破》 《黑白来看守所》 《夏目友人帐》1到5季  《全职猎人》旧版 《灵能百分百》
《元气囝仔》 《隐之王》 《钢之炼金术师》两版 《K》 《在下坂本,有何贵干?》 《刀剑乱舞-花丸-》 《ACCA13区监察科》 《吊带袜天使》 《滑头鬼之孙》 《戏剧性谋杀》 《恶魔奶爸》 《军火女王》 《青春x机关枪》 《Hybird Child 》 《家庭教师》 《这样算僵尸吗?》 《我家浴缸的二三事》 《邻座的怪同学》 《鬼灯的冷彻》 《GOSICK》 《银仙》 《笨蛋 测验 召唤兽》 《妖狐X仆SS》 《乱步奇谭》 《GANGSTA 黑街》 《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反叛的鲁鲁修》 《四月是你的谎言》 《三年E班》 《超自然九人组》 《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排球少年》第一季 《阿松先生》

[看完但是退坑了]
《黑子的篮球》《某科学的超电磁炮S》

[已完结还没有看完的]
《KERORO军曹》 《幽游白书》 《JOJO的奇妙冒险》 《DOUBLE CIRCLE》 《武士弗拉明戈》 《特别的她》 《黑之契约者》 《狗/子弹&屠杀》 《尸者的帝国》 《BLOOD LAD 血意少年》 《龙的牙医》 《BLACK★ROCK SHOOTER》 《甲铁城的卡巴内瑞》 《再见绝望先生》 《钓球》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 《死后文》 《混沌武士》 《浪客剑心》 《银魂》 《恐怖宠物店》 《东京地震8.0》 《红 Kurenai》 《NANA》 《PUPA》 《寒蝉鸣泣之时》 《斩服少女》 《Q弟侦探因幡》 《江户盗贼团五叶》 《罪恶王冠》 《绝园的暴风雨 》 《青之驱魔师》 《天堂餐馆》 《境界的彼方》 《妄想代理人》 《怪化猫》
《小林家的龙女仆》 《命运石之门》 《奇诺之旅》 《Chaos Dragon 赤龙战役》 《薄樱鬼》
《永生之酒》 《×××HOLiC》 《青之文学》 《心灵侦探八云》 《RDJ 濒危物种少女》 《虫师》 《黑塔利亚》 《亚尔斯兰战记》 《幻界战线》 《月刊少女野崎君》 《无头骑士异闻录》 《终结的炽天使》 《食戟之灵》《排球少年》

[未完结正在追的]
《青春歌舞伎》 《博人传 火影忍者新时代》 《王室教师海涅》 《夏目友人帐 陆》 《我的英雄学院》 《Re:CREATORS》 《小魔女学院》 《埃罗芒阿老师》 《One Room》 《Room Mate》 《全职猎人》重制版 《海贼王》

#国漫#(这个就不分类了全部放出来)
《全职高手》 《开封奇谈-这个包公不太行》 《银之守墓人》 《魔角侦探》 《一人之下》 《撸时代》 《凹凸世界》 《风灵玉秀》 《勇者大冒险》 《灵契》 《镇魂街》 《罗小黑战记》 《那年那兔那些事》 《一课一练》

#国外#
《怪诞小镇》 《南方公园》 《猫和老鼠》(对你没看错)

_(:3」∠❀)__(:3」∠❀)__(:3」∠❀)__(:3」∠❀)_
这么一算下来看的还真是少……
已完结还没看完的那些,一部分是看着看着就跑去看其他的然后就忘了看完的(简单来说就是入坑了大概不会退),一部分是重温(大概是有病)
未完结的就不用说了
国漫看得少,很乐意吃安利,欢迎投喂w
然后就不知道说啥好了
其实上面这些是我喜欢的才放上来,没啥兴趣的那些就不放了(›´ω`‹ )顺便一提进击很久以前就没看了,从了解到作者是日本右翼派的时候就没看过了
很喜欢看老番
这些大概就是我追的番了_(:3」∠❀)_
发现有遗漏会补的,把这些列出来主要是想找同好
以上

不会起标题(暴哭)

  #安雷#
  #私心搞了点ooc应该不是特别过分#
  #假文手系列#
  #可能是一篇完结#



  让安迷修感到困惑的是,雷狮最近的骚扰次数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比如:
  “哟混蛋骑士!”日常般让安迷修感到欠揍的笑容。
   安迷修一如既往的掏出冷热流,“恶党,你到底想干嘛,要打架恕不奉陪。”
  “怎么?你的骑士道还不让人打招呼了?”雷狮眼里满是狡黠。
  真是不怀好意,安迷修想着,收起冷热流转身就走。
  走着走着便发现不对头,“你跟着我做什么”安迷修问,“哈?刚好同路而已,没马的,你还真是自作多情啊”雷狮把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无聊。”安迷修丢下一句。
  然后走着走着就发现雷狮不见了。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并且每次雷狮的海盗团都不在。
  安迷修想不出任何雷狮跟着他然后莫名其妙消失的理由。
  最后安迷修实在没忍住,他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问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恶党。”
  身后的雷狮一脸随意,“没有啊”
  真是难缠的家伙。安迷修想。
  “怎么,亲爱的骑士先生,你以为本大爷每天是专门跑到你这然后跟着你的?”安迷修笑着问。
  “自作多情。”安迷修冷应道。
  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雷狮的回应,安迷修转过身,却发现雷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背后,这一转身刚好让他以非常近的距离看着雷狮。
  一下子让安迷修失了神。
  周遭安静了下来,安迷修就这么看着雷狮,雷狮也没什么反应,一脸笑意。
  不得不说,这恶党长得的确很好看,尤其是眼睛,里面仿佛装下了浩瀚的宇宙,所以总是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安迷修想着,手不自觉的抬起。
  “安迷修”雷狮突然叫了一声,安迷修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收回了手。“你这是迷上本大爷了?”雷狮似笑非笑的说。
   “难道你们海盗天生就有这种飞出宇宙的自信吗”安迷修回应道。
  突然间某些记忆涌现了出来,这让安迷修怔站在原地。
  大概在安迷修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时,他的师傅被人邀请到皇宫参加庆典,师傅便把安迷修一起带上。
  对于那场庆典安迷修并没有特别多的印象,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穿着华丽的客人来来往往,师傅见安迷修没有兴趣的样子便让他自己活动。
  师傅对安迷修是很放心的,毕竟他一直恪守着骑士道。
  安迷修走到大厅的外阳台,说是阳台却有一个篮球场这么大,这大概就是皇宫的奢靡吧,年幼的安迷修想着。
  所有人都在大厅里或交谈或跳舞,外面显得清静不少。
  安迷修正想着松一口气,好好的放松一下,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边上,安迷修脱口而出“小心!”,对方仿佛才注意到他似的,缓缓的转过身。
  那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满是稚嫩,“你是谁?”孩童特有的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是一名骑士,跟随我的师傅来参加庆典”安迷修下意识的回答。
  孩子微微的眯起了紫色的眼眸,好像在思考,“唔……”语气中有些困惑。“骑士?那是什么?”
  “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
  看着那双眼睛,安迷修不自觉的念出早已在心中烂熟的骑士宣言。
  像宇宙一样呢……安迷修想着,没注意到自己把想法说了出来。
  对方听到,笑了起来,
  “真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安迷修失神了,在很久以后回忆起这件事时他再一次感到困惑。
  “安迷修么……你听好了”孩子站了起来,很奇怪的是安迷修对他这种随时可能掉下去的举动没有感到担心,为什么呢,安迷修说不清楚,大概是感觉吧,虽然对方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孩,但是却让安迷修感到非常的可靠,甚至有种想要追随对方的冲动。
  “我的名字是雷狮,”雷狮?有点耳熟,在哪里听过来着?“我任命你为我的骑士,此生你要对我忠诚,至死不渝,你愿意吗?”尽管安迷修觉得这语气里有些撒娇的味道,但还是有魔力似的让安迷修答应道,
  “我愿意,以骑士的名义。”
  等他回过神来,雷狮已经跳下地板站在那里并伸出了手,一脸正经道,“过来我身边”,安迷修走了过去,雷狮扯了扯安迷修的衣角,示意他蹲下,安迷修便单膝下跪,低下了头。
  雷狮把右手搭在安迷修的左肩上,左手放在心口处,念念有词。
  稚嫩清脆的童音响起,复述了一遍刚才的话,“我再问一遍,骑士安迷修,你愿意吗?”
  毫不犹豫的,安迷修抬起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我愿意。”
  没缘由的,他对面前这个比他小的孩子,感到十分信任。
  “很好,”对方似乎很满意,向安迷修张开了双手。“嗯?”安迷修发出了疑问。
  “笨蛋,我是让你抱我!”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抱住了他。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雷狮身上的奶香味让安迷修觉得很舒服,甜甜的,安迷修想着。
  直到雷狮用小手拍了拍他的背,安迷修才意识他自己抱住对方有一段时间。
    “安迷修,你可得记住你的身份,”安迷修对这突兀提醒感到困惑,雷狮悠悠的说,“要是敢背叛我,我会用锤子打爆你的头”
   安迷修不禁哑笑。
   满是星辰啊。安迷修看着对方的眼睛想。
  在那之后安迷修便跟着师傅离开了那颗星球,去往其他地方修炼。偶然有一次他和师傅提起参加庆典的事情,师傅说那次是那颗星球的三皇子诞辰日,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雷王星的三皇子,雷狮。安迷修慌了一下,心想那时这么小对方应该不记得吧,抱着这种心理,安迷修也渐渐遗忘了这件事。
  直到今天……
  “喂!安迷修!混蛋骑士!你在想什么!”雷狮的声音拉回了安迷修的注意力。
  雷狮看着他,“喂安迷修,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发这么久的呆”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那双眼睛里满是困惑,严格来说是第二次。安迷修沉默着,这让雷狮感到更奇怪了。
  “没马的,你没事吧”雷狮伸出左手想摸摸安迷修是不是发烧了。
  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的手,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他单膝跪了下来,这让雷狮感到猝不及防。
“安迷修你该不会真的爱上本大爷了吧?”
  安迷修抬起头,认真道: 
  “我来晚了,我的王”
  雷狮眼里满是惊诧,马上又恢复平静,
  “你总算是记起来了啊,混蛋骑士……”
                                              ——end
    给 @Immortal 的生贺(其实是找理由写文(大概)),生日快乐w,虽然不知道小透明会不会被注意到,安雷真的太可爱了(暴哭)。
      “无论是在金碧辉煌的皇宫里为王,还是成为海盗在宇宙里为王,我所能做的,则是恪守骑士道,一心一意对他忠诚”想想安迷修这样表白我就觉得赤鸡。
  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写得也挺莫名其妙的w,大家随意看看就好(比心)

 

 

 
 
 
 

 

来人!把闷油瓶的黑金古刀拿来……给大爷瞧瞧!

#各种莫名其妙无意之间的ooc#
#中心思想混乱慎入#
#角色巨崩#
#不是写手#
#纯属娱乐没营养#


生活挺美好的。
盗笔邪:美好你大爷!
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小哥会和张启山在这面对面坐着??嗯??
您俩大爷坐就坐吧能别这么安静吗?空气已经尬了8分36秒了,要打坐还是修仙啊?
而且另外两个长得和我出奇的相似的家伙是谁??我遗失多年的亲兄弟?
沙海邪:“你别胡思乱想了”
藏海邪:“瓜娃子,我们和你像的原因,当然是因为”
盗笔邪:“?”
藏海邪:“我是你爹啊”
盗笔邪:“滚他娘的”
沙海邪:“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光头玩得好”
藏海邪:“打爆你头?”
张起灵:▼-▼
张启山:(翘起二郎腿)
藏海邪:“官方搞事吧,都稍微配合下”
盗笔邪:“盒盒。”
沙海邪:“根据同人文的套路来说,我们三个会出现在这里,估计是3p”
盗笔邪:“你看的啥玩意”
沙海邪:“耽美同人,all盗笔邪的那种”
藏海邪:“噢这个我知道,还有站邪瓶的”
张起灵:▼-▼!
盗笔邪:(#゚Д゚)
张启山:(后辈真乱)
藏海邪点了支烟:“按辈分小哥和你可是同辈”
盗笔邪:(妖怪?!)“建国之后不准成精”
沙海邪:“小哥是一百多岁来着?民国那会就13了”
盗笔邪:(#゚Д゚)
张起灵:“差不多。”▼-▼
藏海邪:“把你俩放一起估计是想整什么幺蛾子”
盗笔邪:“难道是……”

          让我们来一盘紧张刺激的飞行棋吧!
(误)
沙海邪:“请两位爷合作倒斗”
张起灵:▼-▼?
张启山:?
盗笔邪:突然兴奋.jpg
藏海邪:“先定个小目标比如秦始皇陵”
张起灵:▼-▼!
张启山:???
藏海邪:“开玩笑的,早被保护起来了”
盗笔邪:“其他的?”
藏海&沙海邪:宛如在看一个智障.jpg
沙海邪:“这会可是法治社会”
藏海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熟没啊小崽子”
盗笔邪:“再闹让三叔收拾你俩啊”
藏海邪:“他啊,他后面可是“哔————””
盗笔邪:?
沙海邪:“貌似不能剧透给他”
张起灵:▼-▼
张启山:……
小哥默默起身,张启山也收回二郎腿。
藏海邪:“张大佛爷要回府了?叫人给您送送?”
张启山:“心领了”
盗笔邪:“闷油瓶你去哪?”
张起灵轻轻的说,
                          
                          “时间不多了。”

藏海邪叼着烟笑了起来,沙海邪也笑着叹了口气。
        “你是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记得回来吃饭”

                                                              ——莫名其妙end

说实话如果张起灵和张启山遇到一起的话我更多想到的是全员日常生活,比起让他们倒斗我更想看他们粗茶淡饭过日子,逢年过节大家全部聚一起喝酒吹牛逼也好谈往事也罢。但他们俩遇到一起总让我想起小哥的“使命”,然后会很难过,大家都是给小哥贴上“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标签,如此神化,事实上在文中只是为了强调小哥的能力,挺心疼的吧每次看到他受伤的时候,毕竟他也是人。
张大佛爷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评价他的好,在此就不多说了。
上面的流水账里都是三邪互动,怎么说呢,下意识的回避话题吧,毕竟把张起灵和张启山搁一起空气就沉重了,他们俩的命不一样。

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占了tag,抱歉啦各位
(不负责任的跑去睡觉)